陕西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官论坛 > 案例评析
“征用”收费站敛财如何定性
作者:黄陵法院 黄浩  发布时间:2014-05-16 14:53:42 打印 字号: | |
  【案情简介】

  某日,于某因欠债务急需用钱,便向赵、李二人提议:将附近的高速公路收费站收费人员赶走,自己收取费用。当日17时许,于某、赵某、李某携带棍棒,驾车至某高速公路收费站。于某拿出棍棒,称刚从监狱出来,没有钱花,要“征用”收费站6小时,强迫收费员鲁某、宋某把发票及已收取的钱款带走,到外面的车上等候,否则将使二人受“皮肉之苦”。赵、李二人便将鲁、宋二人带至车上,并一起在车上等候,不允许鲁、宋二人离开车及车的周边,但允许其在一定范围内自由活动并为其买晚饭。于某则按照高速公路记费标准对通行车辆收费,但称发票用完,不给司机出具发票,收费6小时共获得人民币3万元,三人释放了收费员后离开了现场。

【分歧意见】

  对于本案中于某行为的定性存在以下两种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于某冒充高速公路收费站员工,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手段,骗使不知情的司机自愿交付过路费,共获非法所得3万元,其行为符合诈骗罪的构成要件,应以诈骗罪论处。

  第二种意见认为,于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胁迫手段,将本属收费站合法收取的费用非法据为己有,其行为符合抢劫罪的构成要件,应以抢劫罪论处。

【评析】

  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于某的行为应构成抢劫罪。理由如下:

  第一,对于某行为的定性,关键在于对本案中犯罪对象的确定。首先,于某为实现非法占有收费站财物之目的对收费人员鲁、宋二人进行言语恐吓、威胁,并派人看管,使宋、鲁二人失去人身自由,迫使鲁、宋二人作为收费站财物的合法收取、保管人不敢反抗任其劫财。其次,于某假借收费人员的身份收取过路费用,从表象看侵犯的是过路司机的财产权,司机的确是被骗而自愿交付钱财。但从本质来看,于某非法占有的是收费站的财物,虽然收费人员系假冒,但过路司机必须按规定向收费站交费的义务却并不会因收费人员是否系假冒而被免除,司机的财产并未被非法占有,反而是应当交由收费站合法占有的财物被于某非法劫取。综上,于某的行为不但收费站财产的所有权,同时也侵犯了宋、鲁二人的人身权利。

  再看抢劫罪的构成要件,抢劫罪侵犯的客体为复杂客体,即不仅侵犯了公私财物的所有权,同时侵犯了被害人的人身权利。侵犯双重客体,是构成抢劫罪的一个必备要件,也是本罪区别于其他侵犯财产犯罪和一般侵犯人身权利犯罪的重要标志。抢劫罪客观方面表现为对公司财物的所有者、保管者或者守护者当场使用暴力、胁迫或者其他对人身实行强制的方法,立即抢走财物或者迫使被害人立即交出财物的行为。本案中,于某等人虽未对宋、鲁二人使用暴力,但于某等人手持棍棒,自称刚从监狱出来,使被害人产生了恐惧而不敢反抗,实际是从精神上胁迫宋、鲁二人。

  第二,我国刑法5条规定:“刑罚的轻重,应当与犯罪分子所犯罪行和承担的刑事责任相适应”。如果对于某的行为定性为诈骗罪,则仅仅是对于某等人侵犯公私财物所有权的行为进行评价和处罚,而未对于某等人胁迫宋、鲁二人离开收费岗亭并限制二人人身自由的行为作出评价和处罚,即忽略了于某等人侵犯他人人身权利的行为。显然,与我国刑法所确立的罪责刑相适应原则不一致。

  第三,诈骗罪侵犯的客体是公私财物的所有权,客观方面表现为使用骗术,即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使财物所有人、管理人信以为真,自愿的交出财物的行为。本案中,于某确实隐瞒身份冒充收费人员,但过路司机“自愿”交费的行为并不是基于错误认识,而是基于通过高速公路收费站必须缴纳费用的法律规定和生活常识。

  最后,于某等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暴力胁迫手段,强行将收费站应合法收取保管的3万元财物据为己有,其行为完全符合抢劫罪的构成要件,构成抢劫罪。
责任编辑:吕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