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工作感悟
乡村法庭办案手记秘籍之送达篇
作者:镇安法院 陈庭乐  发布时间:2020-08-10 15:31:33 打印 字号: | |

题记:送达既乃法院诉讼程序必经之路,也是法庭服务群众的司法纽带,无论立案、调解,抑或审判、执行,送达工作无不贯穿始终。然送达之难,却系常年困扰偏远山区基层法院的沉疴顽疾,此间艰辛,基层人民法庭尤甚。酷暑之际,一日送达之经历感悟,归来梳理,故成此篇。

  

时至“三伏”,一连数日,多地发布高温橙色预警,镇安县青铜关镇气温长期傲居35℃以上。打开电脑,审判系统期限从未止步,查看档期,法庭干警的办案脚步亦不能停。


9时10分:箭在弦上之机不可失

早8时许,经与青铜关镇旬河村村委会联系,因近期脱贫攻坚普查,该庭一起健康权纠纷案的被告韩某某、吴某甲近期恰好在家,时不我待,立即启程。作为距镇最为偏远的大村,近期扶贫普查定有不少人员返乡,估摸到韩某某家近中午时分,此种天气当事人必在家休闲避暑。依基层法庭办案送达“惯例”,大家根据途径及返程线路,顺带将未联系到的当事人案件的送达材料一同整理,力争实现“遍地开花”。八目交换心领神会后遂快速换装、带齐下乡办案“文房四宝”。9时10分顶着30℃的高温,驱车钻沟上岭,由龙胜沟盘山而上,向目的地进发。


10时55分:循循善导之顺藤摸瓜

原告王某诉被告唐某民间借款纠纷一案,因被送达人唐某长期下落不明,电话亦无法接通,给送达带来极大困难。办案法官凭借多年乡村工作经验,经与原告及村委会联系,得知被告已被举家安置在兴隆村移民搬迁点居住,是否在家均不知晓。依据原告提供的具体住户地址,一行人先行前往该搬迁点单元电表箱位置,查看电表用电度数,确定该户确有人居住用电后,随即上楼敲开门亮明身份。经核实该房主并非被告,几经交谈才知此处也并非被告住所,但通过其言语透露,推断其系被告同村长辈亲戚。一番劝说下,房主答应带路,通过其敲门介绍,顺利进入被告家中,但仅有被告妻儿在家,其妻对一行人的到来有些许抵触,拒收材料。办案法官并未放弃,说明来意,向其讲解应诉重要性和享有权利。几人交替上阵,耐心细致的态度且用平易近人的谈话方式,终于使其情绪由起初抗拒逐渐缓和,并坦言,对几位法官不惧酷暑专程前来,惊讶之余又十分感动,同意代收材料,承诺联系并转交给远在外地务工的唐某,鼓励其积极应诉。


12时10分:戮力齐心之化险为夷



离开唐某家中后,驱车直奔旬河村,途中联系上相邻管辖的另一乡镇(柴坪镇)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一案原、被告,告知双方下午三点在该镇派出所等候。车不停歇,一路沿旬河盘山而上直到水泥路走完,仍有一段盘旋陡峭且望不到头的土路需要征服,无奈有路必达的“桑塔纳牌小坦克”,也在上坡不到百米的半坡上原地打转,遂由法警兼司机一人开车先打头阵,大家随即下车步行跟上。因路况太差,车虽翻岭,但一番颠簸后,不幸出现故障无法挂挡,考虑到路况和距离,今日送达任务是否完成姑且不说,能否顺利返程均未可知。山沟信号差,通过电话断断续续联系修车师傅,才推断是车底换挡挂钩因路途颠簸意外脱落,幸好法警司机对修车技能略懂一二,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开始动手。“送达分队”随即变身“修车团队”,取手套、找起子、拿锄头、垫石头、衬纸壳、递纸巾、顶千斤顶、试档位、捆铁丝、紧螺丝,一番琢磨折腾,浑身早已湿透,但“坦克”终于修好。一通打听,得知此处距韩某某家不足一里路,其家亦无通车公路,洗擦完毕后,一行人顾不得休息随即步行前往。


13时20分:借力打力之峰回路转

原告吴某某诉被告韩某某、吴某甲健康权纠纷一案,三位当事人均已年过六旬,两被告系夫妻。原告吴某某同被告吴某甲系本家亲戚,且居住不远,因生活琐事发生肢体冲突,事发后经派出所多次上门调解,因双方意见分歧巨大,均未达成,原告方诉至法院。此乃本次送达“重头戏”,鉴于案件立案后与派出所、村组交流,对于此次送达能否顺利完成,均心中无数。一行人步行到院,人尚未见,阵阵狗吠声已从屋里由远及近忽地传来,瞬间扑到面前。所幸早习以为常,以静制动,镇定自若,被告随即出门,狗儿遂知趣走开。亮明身份,简短说明来意,二人便情绪激动,对整个案件事实均不认可,以不识字为由,拒收任何材料,眼看将陷入僵局。正在此时,其常年在外工作的儿子却从玉米地进屋纳凉,顺带欲听究竟,站岗“助威”,得知其上学从军已转业工作,明些事理,一行人面面相觑心有灵犀,迅速转换主攻点,对其情理交融阐明利弊,成功“策反”。主动参与做起二老工作,场上局势瞬间扭转,气氛开始缓和,被告方终于答应收取相关材料,承诺根据法庭安排积极应诉,待其在送达材料上按上鲜红的拇指印,均长舒一气。



14时35分:始露苗头之投石问路

一番寒暄告别后,立即下山过旬河进入柴坪镇地界。沿河直上,奔向柴坪派出所。该案系原告陈某诉被告赵某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双方均为柴坪镇人,且系同村村民,原告在被告家中干活不慎摔伤,事发后,双方关系亦未闹僵。电话联系被告向其送达材料,得知其有调解意愿,因原告腿部受伤,行动不便,为减轻诉累,当面了解双方真实想法,遂将其通知过来,送达和调解一同开展。整个调解过程,双方都很配合,无奈伤情未经鉴定,对调解数额未达一致,但均表明将依据鉴定结论,再就此事进行调解。


18:35分:归去来兮之正道直行

法律手续履行完毕,送走双方当事人后,一行人方觉未用午饭,热情细心的“兄弟单位”早已备好便餐,一番“狼吞虎咽”后,略作休息,再三感谢后便辞别启程返庭。太阳西沉,夜幕降临,但高温依旧,热浪滚滚。一行人奔波整天,竟无丝毫困意,车内有说有笑,关上空调,敞开窗户,享受着迎面而来的暖风,欣赏起路边的小花,车在晚霞下的盘山道上悠闲而富有诗意地滑行。偶尔拭去头上的汗珠,仿佛一切如旧…


后记:送达之路虽然漫长,前方的路纵然曲折,但没有比人更高的山,没有比脚更长的路,即使山高路远崎岖不平,也要矢志不渝正道直行。因为只有这样,司法的道路才会越走越宽、越走越坦、越走越光明!


 

 

 
责任编辑:碧侠